小说异界魅影逍遥:第五百四十三章 【世界的尽头?】

所属目录:txt电子书免费下载网站    发布时间:2016-11-11    作者:跳舞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网站 www.gzlgf.com.cn (这章一万字!

承诺的爆发三天,完成了?。?/p>

第五百四十三章【世界的尽头?】

明明是在阳光明媚的沙滩,但是此刻,从妙嫣口中说出这样的话来的时候,两人忽然就同时沉默了下来,气氛一下就变得冷峻起来,陈小练甚至感觉到了一阵头皮发麻,全身汗毛倒竖。

辰……是第一代的gm?

这个猜测,背后隐隐流露出来的讯息,太过庞大,也太过……

恐怖!

下意识的,陈小练抓起面前的酒瓶,给自己倒了一大杯,然后一饮而尽。

啪。

陈小练将酒杯拍在桌上,深深的看了妙嫣一眼。

妙嫣故作轻松笑道:“其实我也只是猜测而已,做不得准的?!倍倭硕?,妙嫣摇头道:“也许我猜错也说不定?!?/p>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眼神,然后两人同时扭过头去。

“我,只是从他今天展现出来的实力,还有其他的一些蛛丝马迹,做出这样的猜测?!泵铈炭嘈Φ溃骸拔业氖盗σ丫凰悴盍??!?/p>

“当然不差,拥有高级专属号的玩家?!背滦×房嘈Φ溃骸澳阌Ω糜衧级吧?!?/p>

“还没到真正的s级,不过也差不多了?!泵铈滔肓讼?,道:“高级专属号的玩家,总有一些特殊优待的。以我实力,就算面对真正的s级,也不会像今天败得这么惨。在秦皇陵里,那个boss白起,实力就很强,我也没输得那么惨过。而且现在我的实力,已经比当初在秦皇陵的时候,又强了不少??墒墙裉?,我在面对辰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像是一个三岁的幼儿,面对一个拳击世界冠军的。那种差距……”

仿佛是为了抹平心中的震撼,妙嫣也喝了一大口酒。

陈小练默然。

是的,辰的强大,太过叫人震撼了。

甚至,这种强大已经到了让人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对,就是不真实。

以辰今天展现出的这样的强大,就算是真正的s级的高手在面对他的时候,恐怕也只有被碾压的份儿。

“所以他应该不是玩家。否则的话……”妙嫣苦笑道:“系统不可能允许一个玩家拥有如此破坏游戏平衡的实力?!?/p>

“所以……”

“所以我猜他不是玩家,他的力量,似乎不是强和弱的问题了,而是规则不同?!?/p>

妙嫣字斟句酌的说完了这些。

然后,她抓起酒瓶,给自己和陈小练的酒杯都满上。

一瓶威士忌,就这么几乎倒空了。

“好了,我的第三个问题?!泵铈炭醋懦滦×罚骸傲愠侵蟹⑸耸裁词虑?。我是说,系统搜索零城的存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为什么今天,系统忽然就攻破了零城?如你所说,你取得了零城的权限,那么你一定知道些什么?!?/p>

陈小练思索了一下,看着妙嫣,语气非常诚恳:“你刚才冒险救了我,我也不想隐瞒你。但是你的这个问题,我现在真的很难回答……因为,我自己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p>

妙嫣看着陈小练的眼睛,感觉对方应该不像是在撒谎:“这是什么意思?”

“简单的来说,零城一直存在一个防护体系,也就是安全通道的程序,这种程序让零城的对外通道一直处于加密?;ぶ?,所以系统一直无法找到和攻破零城。但是在今天,这种加密?;こ绦虮怀废?,至于为什么会被撤销,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背滦×房醋琶铈?,补充了一句:“我说的是实话,我真的不知道?!?/p>

陈小练没有撒谎。

他很清楚,这件事情和自己有关系,准确的说,是和自己之前在那个“权限小屋”里做的事情有关系。

但是自己的记忆也就到那个时候为止了,之后发生的事情,陈小练一点都不记得。

而零城也只是告诉自己:是自己发布了某条不可撤销的指令。

可陈小练自己也不记得自己到底干过了什么。

他看着妙嫣:“公平起见,你的这个问题我其实没有回答清楚,所以,你换一个问题重新问吧?!?/p>

妙嫣笑了笑:“对我这么客气?”

“你救了我?!背滦×坊夯旱?。

“好,既然你大方,我可不会故意说不要?!泵铈滔肓讼?,眼珠转了转,看着陈小练,忽然笑道:“怎么办呢,我的第三个问题你没法回答,可现在重新另想一个的话,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来。这样吧,这个问题就先存着,等我什么时候想好了,我再找你问?!?/p>

陈小练皱眉看着这个女人,妙嫣虽然在笑,但是眼神却很平静的凝视着自己。

“你没开玩笑?”

“当然没有?!泵铈桃⊥沸Φ溃骸昂貌蝗菀渍业揭桓隹梢匀媚阃侣妒祷暗幕?,我不会随便浪费掉的?!?/p>

“可以,这算是我对你的一个承诺?!背滦×返挠锲苋险?。

“那么,该你了,你的第三个问题是什么?”

陈小练盯着妙嫣,妙嫣能明显感觉到,这个家伙的眼神越来越凝重了。

终于,陈小练缓缓开口了:“有句话,我想请你帮我解释一下?!?/p>

“哪一句?”

“世界是棵树?!?/p>

……

“还真是叫人恼火啊?!?/p>

辰叹了口气,看着周围已经彻底变成了废墟的地下工厂。抬头看着天花板上,陈小练和妙嫣最后消失的位置:“临时传送通道么。哼?!?/p>

他伸手摸了摸鼻子,对着面前的空气大声道:“好了,他们已经离开了,我没抓到你的权限者,虽然很遗憾,不过,现在他们不在的情况下,我们可以毫无保留的说话了吧?!?/p>

面前,一些碎石漂浮起来:“你想得到我?”

“当然,这是我……”辰说到最后,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笑意来:“存在的……意义??!”

碎石重新排列成一行字:不会成功的。

“为什么?”辰笑道:“我已经在零城里了,你就在这里,你哪里也去不了。你是系统,但是系统不能亲自出手战斗,你只能依托于自己控制的生命体。如今零城被攻破,你……要么被主系统破坏掉,要么被我得到。无论哪一种结局,你都没有成功的可能性?!?/p>

面前的碎石继续排列,渐渐组成一行文字:我的意思是,你的最终目标,不会成功的。

辰不笑了,他皱眉,看着空气中的那行字:“我的最终目标,你已经清楚了?”

“真实?!彼槭帕谐梢桓龃剩骸澳阆氲玫秸媸?,但这不会成功?!?/p>

“……为什么?”

没有回答了,碎石飘落在了地上,零城不再回应辰的问题。

“好吧,最后一定要用强硬的手段才能达到目的么?!背教玖丝谄骸罢饣拐娌环衔业钠⑵?。好吧,既然你不回答我,我就去找到你的系统所在地,嗯,是在那个元老会大厦的底层对吧?!?/p>

咻的一声,辰的身影在原地消失了。

……

“世界,是棵树?!?/p>

陈小练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一直紧紧的盯着妙嫣的眼睛,试图捕捉到这个女人表情或者眼神的哪怕细微的变化。

他失望了。

妙嫣的眼神和表情,连一丝一毫都没有波动。

没有震撼,没有惊讶,没有意外。

仿佛陈小练嘴巴里说出的不是“世界是棵树”这个重要的讯息,而是“今天天气不错”之类的话一样。

“你好像一点都不意外我知道这句话?!背滦×分迕嫉溃骸拔也幌嘈拍愣哉饧虑橐晃匏?。所以你现在的反应让我有些奇怪?!?/p>

“唉?!泵铈讨沼诒砬橛辛吮浠?,轻轻叹了口气,不过她的神色依然没有太大的波动:“你是零城的权限者,又是罕见的漏洞者,加上你所拥有的实力已经相当不弱,综合来说,到了你这样的身份和境界,知道一些事情,我并不觉得太奇怪?!?/p>

“那么,请对我解释一下这句话的意思吧?!背滦×分迕嫉溃骸坝腥硕晕宜倒饩浠?,而且,似乎这句话很重要的样子?!?/p>

妙嫣皱了皱眉,她轻抚额头眉心,然后看着陈小练,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忧愁:“怎么说呢,这说来可就话长了?!?/p>

“我们并不赶时间?!背滦×返溃骸翱銮?,为了重要的事情花费些时间,我觉得很值得。而且……酒瓶空了,我们可以再来一瓶?!?/p>

两人都不是普通人,身体都远远强于常人,以两人的身体素质,一瓶威士忌喝下去,别说是喝醉了,连一丝酒意都没有。

“好吧?!泵铈痰阃罚骸凹热皇撬岛玫慕换晃侍?,我不会耍赖的,那么,我就要从头说起了?!?/p>

“我的耐心一向很好?!?/p>

“在这个世界上,我是说,玩家也好,觉醒者也好,实力到达了一定的层次后,就会进入一个层次,会遭遇到很多奇遇,一些特殊的副本,或者其他的遭遇,会让这些人,得到很多普通玩家或者觉醒者所不知道,也触摸不到的事情和消息?!?/p>

妙嫣缓缓说道:“于是,就出现了一些传说?!?/p>

“传说?”

“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是虚幻的,是系统制造出来的一个空间?!泵铈痰溃骸罢饫锏囊磺?,也许,都只是数据而已,也许这里就是一个虚幻的地方,所有的人都是npc,而你们只不过是其中幸运的一批,被选中了,觉醒了。但总体而说,这个世界都是‘假’的?!?/p>

陈小练不置可否,只是淡淡道:“每次听到这样的说法,我其实心里都是愤怒的?!?/p>

“我充分理解你的愤怒?!泵铈碳绦溃骸澳敲?,在很多高级玩家和高级觉醒者之中,我是说那种达到了传奇级的人物,就流传下一些传说,这些传说,主要都是围绕着一个核心主题:寻找真实,或者说,到底怎么才能成为真实?!?/p>

陈小练不说话,静静的听着。

“你的很多前辈,我是说更早的漏洞者们,他们所作的一切,也其实都是为了这个目的,摆脱系统的掌控,得到真正的真实。但是他们的做法却走了歪路,弄出一个零城来,其实不过是从一个大系统之中,跑到了一个小系统里。虚幻依然还是虚幻。

你并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曾经有其他的传奇的觉醒者,也曾经都问过一个问题:在这个世界之外,真实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p>

陈小练眼睛亮了:“你是说……玩家的世界!”

“……”妙嫣叹了口气:“抱歉,玩家的事情,我没有办法对你透露任何讯息,系统规则存在,你懂的。我不能说,你也听不到?!?/p>

陈小练想起了在伦敦的那个夜晚,自己和妙嫣对话后,消失了那一段记忆。

“系统规则在上,不可违背?!背滦×防淅涞溃骸澳敲淳退狄恍┠芩档陌??!?/p>

“因为有这样的规则存在,所以觉醒者们无法得到任何的消息,关于‘上层世界’的消息。但是觉醒者之中也有传奇的人物,不甘于无数次的沉沦在这种一次次被扔进副本里搏杀的命运之中,也曾想到要寻找自由和真实世界,于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了一个传说,至于这个传说是从哪里来的,从何而来,谁第一个发现的,又是怎么传下来的,甚至于……这个传说到底是真是假,都没法确定。

反正,在高级领域里,流传的传说并不是止这一个,还有其他很多,当然,在我看来,其中恐怕大多数都是假的,但是这一条,却仿佛有人曾经找到过蛛丝马迹,似乎得到过某些证据?!?/p>

妙嫣说到这里,顿了顿,深深吸了口气:“是关于一件东西的传说,这个东西叫做‘世界树’?!?/p>

陈小练挑了挑眉毛。

……

“比我预想的还要慢一些啊?!?/p>

辰已经走在了南街的废墟上。

他的身子轻轻一闪,就飘向了元老会大厦前的那道防线。

天空之中,撤退的计划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准确的说,只剩下了十多架飞行器还在排队,而防线前的零城作战人员,也开始有序的撤离防线,准备逃离。

只不过,蓝海和武天使站在其中,神色却都很复杂:两个人心中很清楚,时间不够!现在的时间根本不够所有人撤离,肯定会有人最后被遗留在零城之中。

“我们尽力了?!崩逗L玖丝谄骸拔涮焓?,你先走吧,你是s级,重建一个家园,需要强大的武力,新的家园需要你?!?/p>

武天使并没有回答,却豁然回头,看向了防线之外:“我们……恐怕走不了了?!?/p>

武天使扭头,就看见了从远处走来的辰。

辰的身形闪了两下,就已经走进了防线之中,防线之中有零城的战斗人员,惊恐的发出怒吼,拿起武器对着辰发动了攻击。

而辰却只是轻轻一摆手,一道巨大的火光冲天而起,在他周围的两侧,数个战争堡垒和十多名战斗人员就化为了灰烬!

“武天使,我的心情不太好,所以很抱歉,我本不想杀太多人,但是现在……”辰的语气听起来依然平静:“我不得不做一件事情?!?/p>

武天使已经站在了辰的面前:“辰团长!你想做什么?杀光我们,阻止我们的撤离么?”

“不?!背揭⊥?,指着远处的元老会大厦:“它,就在地下对么?”

说着,辰忽然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他高高举起了自己的左手,掌心迅速幻化出了一个光球,这个光球在他的掌心漂浮了起来后,辰的眼神里忽然流露出一丝煞气来,喝道:“零城!给我,出来吧??!”

辰高高举起的右手,托着光球,然后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瞬间,光芒万丈!

强烈的光芒吞噬了一切,吞噬了站在辰面前的武天使,吞噬了后面的蓝海,周围的防线战斗堡垒,以及……天空上撤离的飞行器编队,还有……

元老会大厦!

光起,光耀!

然后,湮灭!

……

“世界树,是什么?”陈小练问道。

妙嫣并没有立刻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你玩过游戏吧?我是说电脑游戏,或者是网络游戏?!?/p>

“……是的?!?/p>

“你看,所有的游戏,都有自己的程序,也就是一套规则,这些规则决定了游戏程序的运行,人物如何行走,界面如何变化,剧情如何走向,甚至是战斗的时候伤害值的高低,防御值等等……我是说一整套运算规则。

假设,我们现在所存在的这个世界,也是一个虚拟游戏的话——当然,要比电脑游戏复杂得太多了。但是,它也应该存在一套规则,这个规则决定了这世界万物一切如何运行。

当然,如此庞大的规则,一定非常非常的复杂,可能复杂到了我们无法想象的地步。

就好像……一棵树,树有主树干,然后分出枝干,枝干再分出枝干,枝干再分出树叶枝干……

如果说每一根枝叶都代表一个规则,那么这个世界的规则就如同一棵树形结构的,繁繁密密,枝枝叶叶,却又互相相同相连——就像一棵树。

所以,世界树,传说对它的解释是,我们所存在的这个世界的核心规则模板?!?/p>

陈小练皱眉:“核心规则模板?”

“传说之中,找到核心规则模板,就可以得到真正的自由,因为,这些掌握了这些规则,就可以离开这个世界,创造出一个新的世界?!?/p>

陈小练忽然笑了:“我不明白,这种事情不是已经有人干过了么?离开了这个世界,创造出了零城——可这样的做法是徒劳,从一个系统到另外一个系统里……”

“不!世界树,和零城是不同的概念?!泵铈毯鋈谎纤嗔似鹄?。

“哪里不同?”

“零城,准确的来说,并不是一个‘新’世界,也不是一个‘新’系统。它是从主系统上割裂出来的一小部分。就好像……一栋房子里,其中一个房间被割裂了,单独的分离了出来,但是本质来说,两者其实是完全一样的,它们的初始设定,构造,系统规则,都完全一样。只不过,一个是大房子,一个是小房子,但是——依然还是‘房子’!”

陈小练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他今天不久之前刚刚领悟了这个意思。

零城,其实本质上和主系统没有什么区别,它们的基本设定都是一样的。

“世界树不同么?你不是说,脱离这个世界,创造出一个新世界么?”

“是不同的。零城不是‘创造’出来的,而是割裂出来的,本质上来说,这不是创造,而是一种割裂,窃取,但是你偷到的东西,依然还是原来的那种东西。所以,零城的创始者们,前辈的漏洞者,他们的努力,其实是失败了,从一个牢笼,走进了另外一个小牢笼。

但是传说,世界树可以真正的‘创造’出一个新的世界!”

妙嫣说到这里,眼睛里也泛着光:“因为世界树,并不是系统,或者说,它并不是一个程序。

啊对了,你是一个作家,你可以这么想……假设这个世界是一本书,零城是从这本书里撕下了的其中一页,但本质来说,它还是这本书的一部分,和这本书的内容其实是一样的。比如说,这个世界是一本《三国演义》,但是你从《三国演义》里撕下一页纸来,可这页纸,本质来说,还是《三国演义》,这页纸讲述的还是《三国演义》的故事。

也许你撕下的这一页是三英战吕布,也许你撕下的这一页是诸葛亮借东风——但它还是三国演义!不会因为你把它从书里撕下来后,这页纸就变成《西游记》了——这是不可能的!

但是,如果做个比喻的话,世界树不是书,世界树是……文字!

书是由一个个文字组成的,这个世界是一本书,但是组成这本书的文字,如果你掌握了之后——当你学会文字后,你就可以写出另外不同的句子,不同的书!

所以……传说之中,如果能得到世界树的话,就如同……文盲学会了写字,就可以自己写书,自己创造出一本书,自己创造出一个新的世界!

就好像……”

妙嫣说到这里,陈小练却忽然冷冷的接了一句话。

陈小练的表情很古怪:“如果说这个世界是一个类似于《魔兽》游戏的话,那么零城,其实是一个非法私服,虽然是非法私服,看上去是自由的,但无论再怎么样,它也一样还是《魔兽》。但是你说的世界树,却是……编程语言。掌握了这种东西……

就可以变得,好像,开发组!”

……

元老会大厦已经彻底不存在了。

准确的说,大厦所在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巨大的深坑!

大厦的周围,已经全部被夷为平地!

之前的痕迹,那些广场,绿化带,装饰建筑,以及零城战斗人员的防线……天空的飞行器……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彻底消失。

彻底淹没!

辰就站在这个深坑的边缘,看着眼前,然后轻轻一笑,纵声跳了下去。

很快,他就站在了零城的面前。

零城的程序所在的位置,元老会大厦的地下!

这一片巨大的光幕,辰就站在其中。

“现在,我们可以继续我们的交谈了?!背嚼淅涞溃骸案詹潘档侥牧??啊对了,你说,我不会成功??墒俏乙丫驹诹四愕拿媲?,你已经没有办法抵抗我了。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失败?!?/p>

零城终于说话了。

光幕之中,辰听到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是直接作用在他的脑海之中的。

“传送开始?!?/p>

“?”辰一愣。

但是下一秒,他发现了一件事情!

他的个人系统之中,个人雷达的界面上,原本雷达上显示的,在零城的区域之中,有密密麻麻的许多绿色的光点——每一个光点,都代表着一个同阵营的玩家。

但是随着零城的这句话后,个人雷达上的那些绿色的光点,在瞬间飞快的消失!

“这是……”辰心中一动,随即皱眉:“用这种办法么?强行把进入零城的玩家排除出去?可笑的做法,这种办法对我可没有作用?!?/p>

“不,我并没打算把你送出去?!绷愠堑幕卮?,平淡,没有情绪波动:“事实上,我要做的,已经完成了?!?/p>

辰愣住了。

他皱眉道:“你是系统,从一开始,你就完全有办法,将入侵这里的玩家,用你的能力把他们丢出这个世界去。但是你却没有这么做,而是一直坐视着零城里的人陷入苦战。而此刻,你却这么做了……为什么?”

零城的回答,让辰陷入了沉默!

“在今天的早一点时间,我接入了一位权限者,这位权限者,拥有零城创始者的印记,这样的印记,使得他可以接入我,并且在我的帮助下,取得零城的创始者级别的权限。

然而在权限的激活过程里,出现了一些变化。

简单的来说,我让陈小练经历权限激活的一个过程的时候,将他丢入了某个特殊的情况之中,这样的情况发生,会造成系统环境现状的碰撞和矛盾错位,这样的错位,会引发一个必然结果:刷新?!?/p>

“你做了什么?”

“很简单,修改了时间规则,把他丢进了时间程序之中,用简单的话来说,对程序之中的他,进行了修改,表面上看来,我改变了这个世界的历史的某一个坐标的节点发生的事情?!?/p>

辰吸了口气:“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陈小练是权限者,身为权限者,我必须帮助他进行彻底修改,修改掉他在主系统之中的设定和坐标,从安全角度来说,可以让系统今后对他进一步失去约束,从权限角度来说,我把他的设定,按照我的修改完成后,他才能成为我的权限者。

而这种修改的节点发生后,就会造成一个结果,外面世界的历史发生了改变。这种改变,会引发系统对世界进行一定规模的刷新?!?/p>

“然后呢?”

“本来一切都会正常发生,陈小练会经过历史改变后,刷新之后,主系统对他的约束会进一步的被我接触,他的权限就可以正常使用——他会成为零城的主人。

但是,一个意外发生了?!?/p>

“意外?”

“是的,这个意外,就是你?!绷愠堑幕卮鹪诩绦骸巴饷媸澜绲乃⑿?,是主系统对历史改变后的反应,也是系统规则的自动应对,但是在刷新的过程之中,我感应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存在,这个存在,就是你!

你,抗拒了系统的刷新!”

辰点头:“意思是,你本来的做法,等于帮助陈小练入侵了主系统,试图修改掉陈小练的历史坐标痕迹,这样的话,就可以让他将来在主系统之中遁形!

就好像……一个小偷跑进了一个屋子里偷东西,但是,偷完要走的时候,一个花瓶被打碎了。是这样么?”

“是的,这个打碎的花瓶,就是你。而这个花瓶的打碎,让我很意外,同时,也惊动了主系统的警报程序。

我的刷新失败了,最重要的是,主系统终于找到了我的痕迹?!?/p>

辰无所谓的笑了笑:“这么说,是我坏了你的事情?”

“我不知道这样的说法是不是合适?!绷愠腔卮鸬溃骸暗庋氖虑榉⑸?,的确导致了我帮助陈小练修改主系统关于他个人资料的做法失败。因为自动刷新失败,激活了主系统的警报程序后,我也面临被主系统发现的危险。

而这个时候,陈小练对我发布了一条指令。

根据这条指令的部分内容,我的对外通道防护机制被取消,让主程序更轻易的找到了我?!?/p>

“陈小练对你发布了什么指令?”辰好奇的问道。

“无法回答,该段记忆被陈小练消除?!?/p>

“也就是说,陈小练发布的命令,导致零城大门开放,让主系统命令玩家和电子卫士入侵了进来?”辰这次是真的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从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p>

“那么这场战斗,杀戮,毁坏,甚至包括此刻你面临被攻破和摧毁的危险,都是陈小练的指令?”辰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从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p>

辰忍不住吐了口气:“我现在倒是真的很好奇,陈小练到底做了什么?!?/p>

说着,辰摆摆手:“没关系,既然做过的事情,就一定会留下资料,哪怕被删除了陈小练的指令内容的记忆,也总有其他痕??梢苑治?,等我得到了你的全部权限后,我自己会读取这些内容进行分析的?!?/p>

“……我说了,你不会成功的?!绷愠腔卮鸬溃骸熬驮诟詹?,对外通道已经被关系,我指的是,中央广场上的‘大门’,已经被切断了。也就是说,现在,在零城之中,只剩下了我,和你?!?/p>

“……”辰皱眉:“我和你?”

“是的,现在,在这个空间里,只剩下我和你?!?/p>

辰皱眉,忽然纵身飞起,从地坑之中高高跃起,飞到了零城的半空之上,俯视着地面。

果然,零城的城市静悄悄,大部分的街区已经变成了战场废墟,可无论是这些废墟,还是那些完好的街区部分,都寂静无声,毫无一个人影活动。

他的个人雷达上,也再也没有半点显示!

辰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他飞身跳下地面,在零城之中飞速的穿梭过好几条街道,四处寻找,果然没有搜寻到半个人影。

“这算是什么,囚禁么?”辰的语气带着一丝恼火。

“算是吧?!绷愠堑纳粼谒亩洗?。

“我可以吞噬掉你,破坏掉你,那样的话,得到了你的权限,我就可以重新开启通道出去?!?/p>

“你做不到的?!绷愠侨捶路鹚亢敛辉谝獬降目窒牛骸叭绻抵澳闼嫡庋幕?,也许会蒙骗住我,但是经过刚才的战斗,还有你的表现,我已经计算出了正确的推断。你很强大,但是这种强大,并不是因为你的绝对力量高于那几个s级的存在,而是因为……你所拥有的规则,等级高于他们。

辰,你所拥有的力量,来源于系统的某个规则,这样的规则使得你在面对这些游戏参与者的时候,是一个无敌的存在。

但是同样的,这样的规则,也有一个限制,那就是……我和你同样在规则之内,而你是规则的一部分,你,不可以直接伤害我!

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控制其他的玩家对我进行破坏,但是现在,这里,只有你和我,没有第个存在了。

你我之间,不得伤害,系统存在的互相之间,是具备豁免规则的?!?/p>

辰忽然停住了身影,顿在了半空。

他的眼睛睁大:“这……是针对我的一个圈套么?那个陈小练,到底对你做出了什么指令?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

“世界树如此神奇,如此重要,可是我疑惑的是,它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褂?,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会存在于这个世界里?而又怎么会被人得到?!背滦×芬⊥罚骸罢馑灯鹄?,太过于离奇了?!?/p>

他盯着妙嫣的眼睛:“你既然知道这么多,那么,你可知道,有人得到过世界树么?”

“得到世界树,这种说法并不准确?!泵铈桃⊥罚骸笆澜缡魇且桓鲆丫嬖诘墓嬖蚰0?。而所谓的得到世界树,并不是夺取这个已经现存的模板,而是……得到一个可以形成世界树的……种子?!?/p>

种子?

陈小练心中咯噔一下!

种子!

他立刻想起了,在自己第二次经历秦皇陵副本的时候,得到的那枚种子!

“世界树的种子么?”陈小练深深吸了口气:“那东西是什么样子的?怎么才能得到?”

妙嫣盯着陈小练的脸,然后,她笑了。

“基于我对你的了解,陈小练,既然你问出这些问题来,那么你一定是已经掌握了一些什么。世界树的种子,还是关于世界树的一些传说。总之你绝对已经知道或者掌握了些什么?!泵铈痰溃骸安还廊豢梢曰卮鹉悖菏澜缡鞯闹肿?,据我所知道的传说之中,一共有七枚。

传说之中,每一枚种子,都可以培育出世界树的一部分,合在一起,就可以形成一个新的,完整的世界树?!?/p>

凑齐七个……

陈小练忍不住心中苦笑起来。

这种设定还真是……

妙嫣说到这里,也把面前自己的最后一点酒喝掉,看着陈小练若有所思的表情,她忽然笑了起来。

“陈小练,你不会真的相信这种传说吧?!?/p>

“呃?什么意思?”陈小练抬头看着妙嫣,有些意外。

“刚才我说的关于世界树的传说,嗯,怎么说呢,传说的确是这样的。但是这样的传说,太过离奇了?!泵铈桃⊥返溃骸笆率瞪?,就连我都不相信这种传说,而且,这种传说,有太明显的编撰故事的痕迹,天知道是哪一代的资深觉醒者编造出来的无聊的希望寄托?!?/p>

“哦?”陈小练问道。

“当然,我不信这种传说,开发组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他们制造出来的世界里?

最重要的一点是……我知道,辰就曾经拥有过一枚世界树的种子?!泵铈痰溃骸岸?,他后来还把这个种子作为交易,送给了别人。你想,如果这东西那么重要的话,以辰那种存在,怎么会随随便便的给别人?”

辰拥有过?而且给了别人?

陈小练追问道:“给了谁?”

“抱歉,三个问题已过,提问时间结束?!泵铈绦ψ耪玖似鹄矗骸安还?,我可以免费赠送你一些消息?!?/p>

她吐了口气,忽然凑到陈小练的耳畔,道:“关于说世界树,创造新的世界,这样的说法,只是世界树传说的其中之一,虽然是最著名的一种说法。不过据我所知,关于世界树还有另外一种传说。

传说,世界树的种子,可以种植出世界树,而从世界树上,可以攀爬到……

这个世界的最尽头之处?!?/p>

“世界的尽头?这个说法很奇怪,且不说这个世界是不是存在所谓的尽头。那么,所谓的世界尽头,又有什么?”

“据说那是毁灭之地,凡是从这个世界上死亡掉的,毁灭掉的东西,都会被系统送到那里,永远的堙没和埋葬。简单的来说,那是一个埋葬之地?!?/p>

“埋葬之地?有什么用处么?”

“用处有很多,具体的我不太清楚,我只听说过一个传说。传说曾经有人得到过世界树的种子,通过它,前往了世界的尽头,然后,在那里复活了一个人?!?/p>

“复活了一个人?”陈小练皱眉:“这也不算什么特别的用处吧。觉醒者本身就可以刷新成普通人,恢复记忆貌似也不是很难,刀山火海就能把乔逸峰恢复记忆,当然,觉醒者的实力是恢复不了的?!?/p>

“不,我说的复活的那个人,不是普通人的,也不是觉醒者?!泵铈趟档秸饫?,缓缓道:“是一个漏洞者。我听到的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人用世界树的种子,前往世界的尽头,复活了一个漏洞者?!?/p>

……

【现在是早晨六点半,这章一万字,是我一个通宵没睡写出来的。这两天孩子也生病了,是被大人的感冒传染的,这两天白天带着孩子去医院做雾化治疗,来回折腾,晚上才有时间在家里码字。写到现在,天都亮了,不过总算是没有食言。

这次说的三天爆发,现在算是都完成了?!?/p>


下一篇: 上一篇: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