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txt下载:第五百六十四章 上当了

所属目录:txt电子书免费下载网站    发布时间:2017-01-15    作者:跳舞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网站 www.gzlgf.com.cn 第五百六十四章

“预计两分钟后抵达布加勒斯特上空,正在寻找合适的降落地点?!?/p>

潮汐战机内,罗迪坐在驾驶座位上,说完这句话后,拨动了某个开关:“开启隐形模式?!?/p>

机舱里,陈小练和秀秀两人并肩而坐。

陈小练,罗迪,秀秀,这就是这次布加勒斯特之行的全部人员名单了。

轮胎备胎看家,同时还要分出一个人手来看管身为俘虏的梦魇。夏小雷和旗木西两人坐镇基地。

而布加勒斯特,罗马尼亚首都,则是此行的目的地。

根据梦魇提供的那张纸条,咖啡馆战队的凤凰,会在明天下午的某个时间,出现在这座城市里的某个特定地点。

陈小练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既然伞先生似乎是想把我们这群人集中在一起,那么我就把人手聚集起来,看看会发生些什么。

带秀秀出来,是陈小练的意思,此行纯粹是寻找凤凰——以大家的交情,见面应该不会发生什么打打杀杀的事情。而把秀秀放在家里的话,以秀秀最近的特殊状态,陈小练实在有些不放心,就当是带她出来散散心了吧。

时间是当地晚上十点,罗迪选择的降落地点非常的恶趣味:国会大厦,也就是当地著名的议会宫的顶楼。

这种充满了东欧苏联风格的建筑,被誉为全世界第二大单独建筑,仅次于美国的五角大楼,顶楼的空间还是很大的。

夜晚的时候,隐形后的潮汐战机降落,悬浮在了楼顶平台上后,陈小练和罗迪秀秀先后跳下飞机,将潮汐战机收回了储物装备里。

以三人的本事,区区国会大厦里的安保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三人很轻松的就离开了国会大厦,来到了外面的那条著名的统一大道上。

喀斯特尔兄弟旅馆。

这是纸条上写的凤凰等人会出现的坐标。

陈小练带着秀秀在路边等着,而罗迪去找车。几分钟后,罗迪跑了回来。

“有点麻烦?!甭薜峡嘈?。

“怎么了?”

“我问了这里的出租车司机,你说的这个喀斯特尔兄弟旅馆,一共有六家?!?/p>

陈小练愣住了。

“据说老板是兄弟两人,原本就开了一家旅馆,不过这几年生意好,又开了几家连锁的?!甭薜纤仕始绨颍骸澳愕闹教跎嫌凶既返刂访??”

陈小练摇头:“那就麻烦了,一家家找吧?!?/p>

罗迪拿出手机来,gps了一下后,很快列出了六个旅馆的地址。

“分两路吧?!背滦×返剑骸澳阋宦?,我带秀秀一路?!?/p>

罗迪想了想:“伦敦副本我没有参加,如果我遇到凤凰的话,我怕对方不信我?!?/p>

陈小练想了想,摸出了一粒子弹来地给罗迪。

这是一枚特殊的灵力子弹,是在伦敦副本的时候,凤凰赠送给自己的:连着那把灵力左轮手枪一起送给自己的。

“她看到这粒子弹,应该就会相信你了。灵力子弹不罕见,但是她赠送我灵力手枪的事情,只有我们双方知道?!?/p>

罗迪的笑容有些古怪,收起了子弹后,吹了声口哨,离开了。

陈小练扭头看了看身边的秀秀,秀秀依然是那个样子,冷漠的站在身边,头上戴着一个兔子耳朵的耳机,垂着眼皮听着音乐。

陈小练皱眉,伸手将她头上的耳机摘下来,自己听了一下,忍不住皱眉。

“你听这个?”陈小练看着秀秀:“死亡金属?”

秀秀平静的和陈小练对视:“听了觉得很放松?!?/p>

好吧,黑暗化的萝莉,不能用寻常的道理来衡量。

陈小练干脆将耳机没收了:“少听这个,对你没好处?!?/p>

“所以欧巴还是喜欢另外一个我的样子,是么?”

陈小练头皮有点发麻,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看着这个一脸平淡的小女孩,干脆心一横,行使起大人的权利来:捏着她的耳朵,把她带到路边,拦了辆出租车。

寻找的过程比预想的要艰难。

虽然有了目标地点,但是要想在一个两百多万人的城市里找一个人,其实远没有以为的那么容易。

在一家喀斯特尔兄弟旅馆的连锁店里,陈小练花了一百美金买通了一个旅馆门口的门童。

打听到的结果让他失望。

旅馆里并没有入住一个“东方面孔年纪不大但是很美貌的姑娘”,同时身边也没有跟着什么“身材魁梧看上去很不好惹的同伴”。

第一家店如此,第二家店,也是如此。

罗迪那边也是一无所获,连找了两家店都没有收获,罗迪说正在赶往第三家店:路途有点远,在几乎离开市区的郊外某个旅游胜地。

陈小练只好交代罗迪注意安全保持联系,然后带着秀秀前往自己分配到的第三个地点。

大约距离晚上十二点还有几分钟的时候,陈小练和秀秀来到了目的地。

然而眼前的场景,让陈小练有些无语。

那个“喀斯特尔兄弟旅馆”的招牌,被遮挡住了大半。

眼前这座四层的建筑已经被彻底阻拦了起来,四周都是钢筋水泥以及脚手架。

因为是夜晚,所以也没有看到任何工人的身影。

陈小练站在路边看了一分钟后,走进了这座几乎被拆掉了大半的楼房里。

楼房的主体建筑框架还是保留了,只是里面几乎被拆光。依然可以看出原本的酒店大厅和餐厅的位置轮廓,楼上几层则是客房。

拆掉了?

陈小练有些失望,他和罗迪联系了一下,罗迪表示自己还在前往第三个目标的路上,预计还有半个小时才能到达。

听到了陈小练这里的情况,罗迪想了想,道:“既然你哪里全部落空了,也许我现在前往的正是凤凰会出现的地点。要不,你现在也过来和我回合吧?!?/p>

陈小练想了想:“先不忙,我总觉得你现在去的那个地方未必是对的,毕竟那个地方距离市区太远,已经是郊区了,伞先生提示的地址明明写的是布加勒斯特?!?/p>

“也好,那我先去了地方打听清楚,然后咱们再联系?!?/p>

通话完毕后,陈小练看了看秀秀。

“我们找个地方休息吧?!背滦×反判阈阊刈怕砺纷?。

这条大街显然是一个比较繁华的地段,街道比较宽阔和干净,两边商铺林立,虽然是半夜,都已经歇业了,但是也能看到一两家24小时的小超市依然开着门。

陈小练毫不费力的就打听到了在路口有一个通宵营业的酒馆。

两人走了过去,找到了这个酒馆,推开门,迎面而来的是浓郁的烟草也酒精混合的气味。

不过倒是不太嘈杂。

不大的酒馆里,只有四五张桌子,吧台侧面则是一个小舞台,有一个中年人正在低声唱着歌,他唱的罗马尼亚语陈小练听着没有什么感觉。

酒馆里只坐了两桌客人,吧台上还有一个客人显然已经喝醉了,趴在那儿睡觉。

陈小练找了个靠窗户的地方坐下,然后对走来的穿着围兜的女服务生说:“啤酒?!?/p>

“和他一样?!毙阈阋驳?。

被陈小练在脑袋上打了一下后,秀秀皱眉抬头看陈小练。

“小孩子喝什么酒!给她一杯果汁?!?/p>

女服务生却似乎性格很大大咧咧:“小孩子也不该来酒馆的,不过……无所谓了?!?/p>

陈小练拿着一瓶本地产的罗马尼亚啤酒,喝了两口,然后开始打量周围,那个女服务员倒是似乎对陈小练和秀秀这一大一小的组合有点好奇,对了几个眼神后,走过来搭讪。

“游客?”

陈小练不说话。

“你带着她来酒馆可不太好,被警察看到了会找你麻烦?!?/p>

陈小练笑了笑:“你是怕给你们带来麻烦么?”

“不会的?!迸裆Φ溃骸澳茉谡饫锟?,警察不会找我们的麻烦?!?/p>

陈小练盯着这个女服务生看了几眼,对方应该年纪不大,但也不会太年轻,身材虽然还没有走样,但是眼角已经有了皱纹,只是化妆很浓。

他在桌上放了一百美元:“和你打听几件事情?!?/p>

女服务员笑了,瞥了一眼秀秀:“你需要女人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电话?!?/p>

“不,不是这种问题?!背滦×芬⊥罚骸熬褪羌虻サ募讣虑??!?/p>

女服务员脸色一变:“你是警察?”

“黄皮肤黑头发的警察?”陈小练笑了。

女服务员想了想,放松了警惕:“你是黑帮?”

“你看我的年纪像吗?黑帮成员办事情,会带着一个小女孩?!?/p>

“好吧,你想打听什么?!迸裨毙α?,伸手在桌上一抹,一百美元的钞票就已经消失,动作很是娴熟。

“路边那家喀斯特尔兄弟旅馆,为什么关门了?”

女服务员笑道:“装修,听说老板准备把这里的店重新整修,弄成旗舰店。已经动工快半年了?!?/p>

陈小练点头:“那么,你最近有见过一些奇怪的客人么?比如说像我这样的,东方面孔的?!?/p>

“我们这里见过不少亚洲来的游客,东方面孔的人不多,但也不算少。我不知道你想问什么?!?/p>

“女孩,和我年纪相仿,很……很漂亮?!背滦×坊夯旱溃骸吧肀呋褂型?,其中有一个应该是身材很高大魁梧的男人,看上去有点吓人的那种。啊对了,也许肩膀上还有一只猴子?!?/p>

“没有?!迸裨焙芨纱嗟囊⊥罚骸澳闼档恼庵秩?,如果我见过,一定会记得?!?/p>

陈小练有些失望,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神下意识的扫过酒馆里的墙壁,忽然被一幅画吸引了。

陈小练眼睛一亮!

那是一幅油画,看上去应该不是什么年代久远的作品。

画上是一个年轻女孩的背影,坐在画布前,面对一片向日葵田。

女孩的背影很苗条,而且,是黑色的头发。

陈小练的视力非常好,一眼就看见了画的左下角,有炭笔留下的署名。

英文菲尼克斯。

也就是说……

凤凰!

他忽然笑了起来,认真的看了一眼这个女服务员:“你真的很会说话?!?/p>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迸裨币⊥?。

“那幅画?!背滦×飞焓忠恢福骸澳欠悄睦锢吹??”

女服务员依然很镇定,丝毫不见慌张:“我们的老板是一个喜欢艺术的家伙。他认识很多这里的画家,出名的,不出名的,有钱的,穷的。当然,以我们老板的财力,也买不起什么出名画家的作品,所以他买了一些不出名画家的作品,挂在这里。要我说,其实他根本就不懂艺术?!?/p>

“为什么这么说?”

“这里是布加勒斯特?!迸裨毙α耍骸罢饫镉心敲炊喾绺衽业慕ㄖ?,也有无数跑来画画的画家,在这条街的附近有超过二十家大大小小的画廊,你白天到临街的咖啡馆里去,随便一桌上坐的都可能是一个落魄画家?!?/p>

陈小练想了想:“我对这幅画有点兴趣,能找到这幅画的画家么?”

“抱歉,只有老板才知道,我只是一个打工的?!迸裨币⊥?,似乎知道陈小练要问什么:“老板今天没有来,上周他去了布达佩斯,可能还要过些天才能回来?!?/p>

说到这里,女服务员笑道:“好了,你的一百美元的服务时间结束了,我还有事情要做,有什么需要的碎石叫我?!?/p>

说完,她转身离开,临走的时候,还故意对陈小练抛了个媚眼。

“她在撒谎?!迸员咭恢币ё盼芎裙男阈?,忽然冷不丁的说了这么一句。

“你怎么知道?”

“女人的直觉?!?/p>

陈小练笑了笑,拍了一下她的脑袋:“你才几岁,什么女人不女人的,你只是一个小孩子?!?/p>

然后陈小练扭头又看了一眼那个女服务员,皱起眉头来:“我也觉得她在撒谎,只不过,她为什么要撒谎呢……”

几分钟后,那个女服务员脱下了身上的围兜,在墙壁上摘下一件挂着的大衣穿上,然后对陈小练丢了个飞吻:“我下班了,有什么需要请和店里的服务员说吧,再见,亲爱的?!?/p>

看着女服务员走出店门,陈小练忽然心中一动,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他走到吧台,对吧台里的酒保问道:“你们的老板在不在?”

酒保一愣:“老板?她不是刚刚走么?我还看她对你飞吻,你们不是朋友么?”

陈小练立刻转身,冲出了酒馆大门!


下一篇: 上一篇: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