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女角色兰邪恶小说:第两百四十九章 【荆棘花的敌人】

所属目录:txt电子书免费下载网站    发布时间:2015-09-13    作者:跳舞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网站 www.gzlgf.com.cn 二合一长章节

第两百四十九章荆棘花的敌人

“开始了吗……”

凤凰站直了身子,她的身边,怪兽仍然用盾牌护住了凤凰,同时将一把棱锤抓在手里。

凤凰却只盯着山岗之下,那平原上蜂拥而来的诺曼军团。

冲在最前沿的,是数十名诺曼骑兵。战马奔腾嘶吼着,马蹄踏上了山岗。

冲锋在最前的是一个身穿铠甲的骑士,他的手里举着长矛,奋勇向前!身后数十骑散开,呈楔形冲锋队列,沿着山岗的斜坡逆行而上!

凤凰盯着这些骑兵,轻轻吐了口气,叹息了一声后,忽然后退一步,将长弓拉开……

……

咻!

罗贝尔正在奋勇驰骋,就听见前方一道劲风,多年征战的本能让他下意识的压低了身子!可随后就听见了自己的身后,传来了一声惨呼。

他回头看了一眼,就看见自己的一个扈从骑士惨叫着从马背上摔落下去!他的脖子上,铠甲的缝隙之中,插着一支箭杆!

“荣耀属于诺曼??!”罗贝尔红着眼睛大吼一声。

他忽然将手里的长矛狠狠的投了出去,射向了高岗上的盾墙!

长矛化作了一道流星般,砰的一声砸在一面盾牌上,那面盾牌轰然碎裂,躲藏在盾牌后的一个士兵惨叫一声往后踉跄,但是很快就有其他的是士兵举着盾牌顶了上来!

罗贝尔拔出了骑士长剑来,挥舞着剑锋,大吼着,用力踢马肚,催促战马继续往上狂奔!

……

“不对!不对??!”

陈小练三人带着他们的百人队,就在诺曼军团冲锋的大队之中,在人潮之中跟随者一路前进!

可是当脚步迈上山岗之后,陈小练忽然生出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这座山岗其实并不太高!

从平地迈步上山岗之后,陈小练分明记得自己已经迈步跑出了至少二十步以上!

可是抬起头来眺望山岗顶部,那盾墙似乎还是那么遥远??!

士兵们都仿佛已经红了眼睛,高呼着各种口号疯狂的往前冲着,人潮汹涌……

但是……迈上山岗的斜坡后,这前进的速度,却仿佛一下子就变得慢了下来!

仿佛想抵达盾墙的话……遥遥无期!

二十步??!

仿佛还在山岗下狂奔!

三十步??!

却仿佛依然还在山岗下!

等到五十步的时候……

陈小练已经干脆停下了脚步了!

他猫着腰,却同时抬头仔细盯着山岗上观望。

这山岗的高度其实不高,准确的来说,只是一个土坡而已。

目测的高度,最多也就是不过三十多米的样子。

从这面斜坡跑上去的话,一百步左右也就该到顶了。

可现在已经跑了五十步了,却仿佛连三分之一……不,是五分之一!连五分之一都没有跑完??!

陈小练很自然的就想起了在兑换清单上的一条!

平地泥沼:将己方阵地范围内的地形,以巫术的方式延长距离五倍,以造成敌人冲锋速度的降低。持续时间为10分钟,消耗点数100点。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在战场上用处非常大的巫术!

简单的来说,就是让敌人拼命的冲锋,但其实将冲锋的速度减缓了至少五倍!

你以为你在玩命的往前跑,但其实你几乎就等于是在原地踏步!

这个巫术对于哈罗德的军队来说尤其用处巨大,因为他们占据的地形是山岗!

诺曼人要向和他们短兵相接,就必须从山岗的这面斜坡努力的爬上去——这是仰攻。

冲锋的速度越慢,在山岗上爬坡的时间就会更长。

一来,让山岗上的哈罗德军队的弓箭手有了更多的射击时间,可以更多的杀伤敌军。

二来呢……人在爬坡的时候,体力消耗最大!这就等于让诺曼军队的士兵,在奔跑的时候要花费五倍的体力!

五倍的消耗!等他们爬上山坡的时候,已经累得精疲力尽了!

……

感觉到了不妥的陈小练,立刻毫不犹豫拉着轮胎备胎一起放慢了脚步,而在他们的带领下,他们的百人队也放缓了速度。

这个时候,奇妙的场景出现了,他们明明是在慢慢行走,旁边的其他队伍在快步奔跑,但是大家却仿佛几乎是齐头并进,身边其他队伍的人无论再如何狂奔,似乎都无法超出他们太多的距离。

山岗上的守军,弓箭手开始尽情的射击!虽然哈罗德的军队,弓箭手的数量并不多,但是有了五倍的射击时间,弓箭手同时又拥有俯射的优势,居高临下……

一轮轮的箭雨虽然看似稀疏,却依然在尽情的收割着诺曼人的生命!

山岗之上仿佛挤满了诺曼人的队列,不停的有人惨叫着中箭摔倒,一**的箭雨,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仰攻的士兵已经尽量的举着盾牌前进,但是让他们绝望的是,这片斜坡的长度远远超过了他们的估算——远得几乎叫人绝望!

冲在最前面的依然是罗贝尔。

这位威廉王的亲兄弟的骑兵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山坡上,已经有十多名骑兵被射落马!

这种全身穿着铁罐头一般的骑兵,一旦中箭落马,身上沉重的铠甲的负重,就让他们再也无力爬起来了!穿着这样的铠甲,在平地上步行就本来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了,何况是落马受伤?

眼看一个个骑兵落地之后就变成靶子在原地挣扎,受伤的战马翻滚在地上,从山坡上滚下来,更是将不少诺曼军团的步兵队列冲垮。

山坡上,伤亡越来越严重!

……

终于,在付出了惨重代价之后,前沿的第一波的士兵,终于冲到了山岗之上。

罗贝尔已经中箭落马,不过因为他的高贵的身份,很快就被后面的士兵扶起来,快速的送了下去。

当第一个骑兵终于一头撞上了盾墙的时候,已经精疲力竭的战马,甚至没有能够将盾墙撞出缺口,就被盾墙后捅出来的两根长矛捅穿了马肚子!鲜血喷洒之中,战马轰然倒下,马上的骑士滚落下来,沉重的身躯终于将盾牌砸翻了几面,但是很快,周围的几把长斧落下,这个骑士就被分尸了!

这个场景发生在了山岗上的多个地方,精疲力竭的诺曼士兵冲到了山岗上,有的身上带着箭伤,有的则已经气喘吁吁双腿发软,有的更是已经在奔跑之中耗尽了体力,他们感觉到了肺部如火烧般的灼热,全身酸软,面对着眼前的盾墙,虽然依然勇敢的冲了上去……

……

威廉坐在马背上,就在自己的军队阵列前,眼神阴沉的看着山岗上的战况。

军队冲上山岗的时间远远超出了他的估算,他甚至看见了自己的军队在那面斜坡上挣扎迟缓的前进。

他看见了自己的士兵冲到山岗上后,前赴后继的撞上盾牌。士兵们手里的长矛,斧头,刀剑,仿佛变得虚弱无比。他们徒劳的敲打和撞击盾牌,却显得软绵绵的没有力道,盾牌后刺出的长矛,不停的将进攻的士兵捅死!

“不对!这不对劲??!”威廉愤怒的咒骂着。

这个时候,他做出了一个果断的决定!

“吹号??!收兵??!让他们回来??!”

号角吹响之后,很多挣扎在山岗上的军官都听见了,有的人冷静的立刻收拢自己的队伍循序下山后撤。

但是更多的人,没有听见号角声,继续往山岗上奔跑,然后不停的被伦敦人的弓箭收割着生命,即便是侥幸冲到山顶的,也被绞杀在了盾墙之前!

山岗上盾墙前已经铺满了尸体!到处都是死尸,还有残缺的断臂残肢,倒毙的战马!

“我们走!后撤!后撤??!”

陈小练大声吼叫着,拉着自己的队伍快速后退。

下山的速度明显是正常的,队伍后撤得非???。

士兵们尽量举着盾牌,抵挡着稀稀疏疏的箭雨,可纵然如此,陈小练的百人队也在山岗上丢下了七八具尸体。

然而这并没有结束!

即便想后撤回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诺曼军团的攻击部队,要想回到本阵,还需要穿过平原上的一片空旷地带!

而这里,依然是英格兰人的弓箭射程之内!

威廉王心中愤怒,但是此刻,这个中世纪杰出的军事统帅,却展现出了他出色的指挥能力。

“让左右两翼立刻发动冲锋!分散他们的注意力!让我们的战士退回来??!”

……

左翼的布列塔尼军团发动了冲锋。威廉的这个盟军派出了两个百人队顶了上去,从左翼往山岗逼近。

而这两个百人队吸引了山岗上伦敦人的注意力,他们的弓箭手原本就不多,被分散了火力之后,威力持续下降。

两个百人队居然冲到了山岗的斜坡下,甚至一口气冲到了几乎半山腰的地方!

陈小练正带着自己的人往回跑,他看见了左翼的布列塔尼军团的出动,也看见了盟军冲上了半山腰。

“左翼没有被巫术覆盖??!山坡是正常的!”陈小练眼睛一亮。

他抬头看了看周围,诺曼军团的队伍都在后退……

“轮胎备胎!柯南??!”

天烈一直低调的跟在队伍之中,并没有展现出过多的能力,听见陈小练的声音,抬头看了过去,他看见了山岗的左翼,有布列塔尼盟军已经冲上了半山腰。

“这是机会!”陈小练大吼一声。

备胎也叫道:“我们过去?”

“过去??!”陈小练咬牙:“你回去!告诉威廉王,立刻发动攻击??!别犹豫!他们的巫术持续时间要结束了??!”

战场上,大队混乱的往回撤,而陈小练的曼联队,却努力的在横穿战场试图往左翼逼迫。

因为整个大队都乱成了一锅粥,所以陈小练这一支百人队的动态,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引起什么注意。

可当他们终于脱离了大队的时候……

山岗上的伦敦人和诺曼军团中军的威廉王,都看见了这一支脱离战场迅速往左翼狂奔的队伍。

看旗帜,威廉王立刻辨认出来了,这是自己新封的那三个年轻的曼彻斯特骑士。

“这几个家伙是昏头了?还是战场上迷失了方向?”威廉王目瞪口呆的看着曼联队脱离了大队朝着左翼狂奔。

……

布列塔尼军团作为威廉的盟军,还是非常讲信用的,而且非??煽?。

两个百人队冲上了山岗之后,勇敢的对伦敦人的盾墙发动了攻击。左翼没有巫术的加持,他们的冲锋途中并没有损耗多余的体力。

但是伦敦人的盾墙的强度,却远远超过了这些法国人的估算。

拿着刀剑的法国步兵,疯狂的在盾墙上敲打,试图凿开缺口。同时他们还要忍受着从盾墙的缝隙里刺出来的长矛。

有勇敢的战士奋不顾身的连人带武器撞上去,接住力量强行把盾牌撞开,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打开一个缺口,为自己的同伴打出进攻的道路。

但是两个百人队在山岗上很快就陷入了苦战。

布列塔尼军团的指挥官后悔了——他发现自己派出的兵力明显不够。

虽然他立刻下令又送上了几个百人队,但是山岗上的那两百人却似乎已经很难坚持下去了。

英格兰人的士兵阵列努力的往前压,盾牌如墙,狠狠的碾压着山岗上的布列塔尼人,片刻之间,冲上山岗的士兵就已经倒下了一大半。

终于,剩下的人崩溃了。

冷兵器时代的军队,根本不可能指望他们在遭受了如此大的伤亡后还能继续作战。

有士兵干脆扔掉了手里的武器,掉头就往山下狂奔逃跑。

溃散势头一旦开始,就很快蔓延了开来,盾墙前到处都是尸体,其余的人争先恐后的往山岗下狂奔。

而这个时候,陈小练的百人队已经冲到了左翼的山坡下。

山坡上,布列塔尼士兵狂奔而下,陈小练看着溃散下来的盟军,大声吼叫着。

曼联队开始列队,士兵举起手里的盾牌来,勉强组成了一个长条形的阵列。

“过来!都过来??!”

陈小练的队伍从中间断开,让开了通道,让布列塔尼士兵进入了自己的队列,同时士兵们举着盾牌,抵挡着山岗上射下来的箭雨。

越来越多的布列塔尼的溃军融入了陈小练的百人队里。

“方阵??!”

陈小练大吼着,他高举着盾牌,带着队伍从容的后退。

这个时候,他的百人队已经扩大了一倍的数量,其中夹杂了几乎一百名布列塔尼士兵,但是外围的曼联士兵举着盾牌,使得这个方阵就仿佛一个乌龟壳。

……

“陛下??!”

威廉王正在收拢着退回到自己阵列前的己方的败军,正愤怒的咆哮着,就听见了身边有人呼喊。

威廉低头看去,认出了是陈小练身边的那个独臂的勇士。

“曼彻斯特骑士??!告诉我!你们的队伍为什么跑去了左翼!”威廉王压抑着怒火。

备胎吐了口气,跑到了威廉王的身边,大声道:“……盖伦让我告诉你!他带着人去左翼,会为您争取到最好的总攻机会的??!”

“什么?争取最好的总攻机会?!”

威廉王愣住了。

刚才这一场冲锋,他至少损失了超过三百人!而对方的损失却微乎其微!

这样的损失,让威廉王心疼无比。

而这个时候,那个年轻的曼彻斯特骑士,却派人来告诉自己,要为自己争取最好的总攻机会?!

……

陈小练已经用掉了一次兑换。

他兑换的项目是,提升勇气!

勇气加持的巫术之下,他的百人队的方阵,才能举着盾牌,在山岗下收拢败军,同时还忍受着伦敦人弓箭的覆盖。

否则的话,就凭借这个时代中世纪的军队,哪怕是取了个充满传奇的名字曼联队……这个百人队也早就该崩溃了。

在勇气加持的效果之下,陈小练还能勉强的维持着方阵的完整。

士兵们勇气高涨,勇敢的举着盾牌以方阵形式,忍受着山岗上伦敦人的弓箭。

他的方阵非但没有后退,反而还朝着左翼的山岗斜坡上逼近!

就在他的身后,布列塔尼盟军的又派上来了两个百人队,已经狂奔着朝着自己赶来。

“就看右翼了!”陈小练咬着牙,指挥着方阵缓缓往前,同时目光朝着右侧看去……

佛兰德军团果然没有让陈小练失望。

他们派出的两个百人队已经冲到了山岗下,但是明显士气有些不足,士兵前进的速度显然并不果决,面对山岗上的盾墙和箭雨,右翼的这支盟军显然有些胆怯的味道。

“我们上!”陈小练大吼!

他并不在乎右翼的盟军是否能攻上山岗。

左中右,山岗的斜坡有三面。

陈小练就是在赌!

平地泥沼这个巫术虽然很好用,尤其是对于占据了高地的伦敦人来说特别适用。但是……这个巫术也很贵!

使用一次需要100分积分!

刚才在中路攻击的时候,对方已经用掉了100分兑换一次了!

陈小练就不信……对方舍得继续在左中右三个坡道,适用平地泥沼!

那需要的就是再耗费三百分!

陈小练自己的队伍,前期在伦敦副本已经算是比较顺利,成绩也很不错了,也就一共得到了三百分而已!

对方……能有多少分?!

右翼的佛兰德军团已经冲到了山脚下,士兵们缓慢的往上——但是很显然,这个速度缓慢是因为士气和胆怯造成的,并不是巫术!

陈小练做出了判断之后,然后,他做出了一个举动!

“我们上??!”

山岗之下,陈小练的这个方阵,忽然快速移动起来,他们的移动方向,赫然是右翼的山岗!

他们居然反扑上去了!

而就在他们的身后,布列塔尼军团的盟军,两个百人队已经跟了上来,几乎就冲到了他们方阵的平行的位置!

而同时,陈小练用团队频道,对备胎发送了一条消息。

……

“陛下!就是现在!可以发动总攻了!如果你想赢得这场战争的话!”

备胎对着神色凝重的威廉王,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

右翼的山岗下,陈小练的方阵冲了上去。

冲到半山腰的时候,陈小练感觉到了脚下步伐的顺畅,再也没有之前那种爬山时候滞涩不前的感觉!

他毫不犹豫的再次兑换了一次勇气加持??!

两个勇气加持,一共耗费了100积分。

……

“陛下??!”

备胎看着犹豫不决的威廉王,怒吼了一声:“你真的不想赢得这场战争了吗??!”

威廉王喘着粗气。

理智告诉他,这根本就是发疯!

那个年轻的曼彻斯特骑士,到底在搞什么名堂,他都没有想明白!

这种时候,跟个一个发疯的部下,一起发疯?

现在就发动总攻?!

在刚刚才败了一场后,就立刻押出自己所有的赌注?!

做一个疯狂的赌徒?!

这……是疯了吗?

正常的做法,应该让自己的卫兵吧这个独臂的疯子拖下去狠狠的抽鞭子才对!

可是……心中却偏偏有一丝奇怪的念头,疯狂的对自己呐喊!

听他的!听他的??!

“告诉我!我们可以信任你吗??!”

一个声音从备胎的身后传来。

听到了这个声音,威廉王明显的松了口气,他锐利的目光扫了过去,就看见了自己最信任的那张脸庞。

梅林狠狠的盯着备胎!

备胎大声吼叫:“我的兄弟让我告诉你!梅林??!难道你不相信誓言的力量吗?。?!”

梅林身子一震!

他举目眺望。

右翼的山岗上,陈小练的方阵已经散开,和布列塔尼的后续两个百人队融合在了一起,努力的朝着山岗上狂奔而去……

这原本只是一场佯攻而已,侧翼的攻击,只是为了掩护正面战场。

但是现在……那个叫小脸的家伙,却蛊惑威廉王,立刻发动总攻?!

信……还是不信?!

……

“我敢打赌,我们的对手就在这群人里面?!?/p>

中年人站在山岗上,冷冷的而看着左翼山坡上疯狂冲上来的士兵。

“现在发动么?”他的身边,那个金发美颜的女子,射出了一箭后,冷冷的看着他:“我们还有不少积分?!?/p>

“不急!这一战只要能保住哈罗德的命,我们就赢定了?!敝心耆死淅湟恍Γ骸叭梦颐堑哪切┡笥衙窍壬先グ?。告诉那个叫凤凰的女孩……该是她表现出合作诚意的时候了。我希望她能把这群人中的游戏参与者的脑袋带回来给我?!?/p>

中年人的目光之中闪动着锋芒:“如果她做不到的话……那就是我们的敌人!我想,她应该不会希望成为荆棘花的敌人的?!?/p>

……

解释两件事情:第一关于我的牙疼。我决定去拔牙了,但是医生告诉我,现在还在疼,说明在发炎,必须先等消炎了才能拔牙,所以……我还得先吃几天药,忍受几天牙疼,才能去拔掉。

牙疼这种事情,总是缠绵悱恻,不折磨个好几天是不会放过我了……

第二件事情是:关于泰勒佛单骑冲阵的描写,似乎有读者质疑,哪有这样打仗的?这不是脑残么?

我只能说……中世纪还真的就是这样打仗的!那个时代讲究骑士的荣耀和勇气,虔诚得近乎狂热。

像泰勒佛这样的举动,在那个时代非但不会被认为是脑残,反而会被认为是高尚的勇气和荣耀。

而且……历史上,真实的黑斯廷斯战役里,泰勒佛这个人物是的确存在的。

而且,他单骑冲阵的事情,也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我没有乱编哦~


下一篇: 上一篇: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