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txt:第三百五十八章 【人太多了!】

所属目录:txt电子书免费下载网站    发布时间:2016-01-15    作者:跳舞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网站 www.gzlgf.com.cn (二合一长章节,六千字)

第三百五十八章【人太多了!】

几辆汽车组成的车队,在道路上仓皇的朝着东边而行,陈小练皱眉。

因为他看见了第一辆车的车头上,有一面旗帜,联合国的和平组织的旗帜。

这些家伙太蠢了,汽车的车灯全开着,甚至打头的第一辆车上,还有探照灯。

在黑暗中,这些家伙简直就是把自己当成明灯了么?

如果叛军有心追击的话,简直就是天然的绝佳靶子!

陈小练叹了口气,不过他心中还是有些喜悦的,立刻冲了出去,走到了路中间。

一辆皮卡很快的就冲了过来,上面是几个穿着战斗服的佣兵。

刺眼的探照灯照在了陈小练的脸上,陈小练心中有些不爽,不过他并没做什么举动,而是举起了双手,大声叫道:“冇汉斯!是我??!”

几个佣兵已经举起了枪对着陈小练警戒着,不过很快,打头的那辆车里,传来了冇汉斯兴冇奋的声音!

“陈?我的上帝??!真的是你?!天?。?!这可真是一个奇迹!”

车门被推开,德国冇汉子已经冲了上来,用力抱住了陈小练,狠狠的拍着他的后背。

林乐颜也走了过来,冇汉斯看见了林乐颜,脸色很复杂,上去也是一个热情的拥抱,德国人的脸色有些愧疚:“很抱歉……我们没有留在酒店等你……林。对不起!”

“我明白的,那种情况,不可能为了我一个人让大家都冒险?!绷掷盅账闪丝谄骸翱吹侥忝腔钭懦隼戳?,我很高兴?!?/p>

“我也很高兴,是陈救了你么?又一次?”冇汉斯哈哈一笑。

其他的组织里的几个人也纷纷下车走了过来。

陈小练看见了几个熟人。

两个女孩,还有温斯坦。

不过温斯坦的情况看上去不太好。这个澳洲男孩的一条胳膊用绷带冇吊着,还有血迹。

“温斯坦中枪了,我们在跑出来的时候遇到了叛军的阻拦,我们只能强行突围,温斯坦是一个勇敢的小伙子,他带人打冲锋,不过中了一枪?!眱雍核挂⊥?,脸上露出一丝悲伤:“可我们还是死了两个人?!?/p>

陈小练没说什么。

能跑到这里就算是上帝开眼了,实在没什么好不知足的。

让陈小练意外的是,他居然还看见了一个家伙。

那个黑人部长也从汽车里跑了下来。

这家伙有些臊眉耷眼的样子,不过看见了陈小练,还是露出了一丝惊喜。

陈小练真有点佩服这个家伙了……这个家伙看上去也不是纯粹的草包。

在这个陌生的车队里,他居然也混得不错。至少能坐在打头的汽车里,显然是有些与众不同的。

“我的朋友!看到你在这里,我实在太高兴了!”黑人部长吸溜了一下鼻子,跑过来要和陈小练拥抱,不过陈小冇练只是客气的和他握了一下手而已。

“有你在就太好了?!眱雍核苟猿滦×返蜕溃骸拔颐怯胁簧偃耸苌肆?,武器也不太够。我正发愁,万一遇到叛军的追击,我怕……不过有了你在,你这么厉害,我们可算是增添了一大战力!”

说着,冇汉斯拉着陈小练:“来,我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p>

……

这支车队已经并不单纯的是冇汉斯所在的那个和平组织的撤离车队了。

目前人员组成的部分比较复杂。

车队一共有六辆车。

两辆皮卡,两辆越野车,一辆面包车,一辆卡车(卡车是之前陈小练开回去的那辆。)

人员一共有六十多人。

其中和平组织的成员只占了三分之一。连同冇汉斯在内,只有十九个人(加上林乐颜的话,刚满二十个。)

雇佣兵六人。

卡布卡城里的各种阶层的人三十四人。

这各色阶层的人里,有住在酒店里的客人,多半都是一些来路可疑的家伙,有做军火生意的,有做走私生意的,还有一些卡布卡城的富人,也跟着车队一起逃难。

最让冇汉斯头疼的是,队伍里除了青壮年之外,还有四个老人,和八个儿童。这些都是卡布卡城中逃出来的那些富人家庭的成员。

最让陈小练意外的是,在车队里,他居然还看到了一个熟人。

那个……

那天晚上自己带回房间里的,白人女孩?!

陈小练无语的看了一眼冇汉斯。

这家伙可真是真正的圣人,居然接收了这么多拖家带口的人加入车队里逃难。居然还能从卡布卡里跑出来。

运气不是一般的好!

不过让陈小练意外的是,冇汉斯并不是和平组织的最高首领。

最高首领是一个叫施耐德的美国人,一个高瘦的家伙。

冇汉斯在介绍的时候,这个施耐德看陈小练的眼神很冷淡,不算敌视,也没有客气亲热,完全是一副敷衍了事的样子。

陈小练也没有兴趣热脸贴冷屁股,对方既然如此,他也是淡淡的打了个招呼。

冇汉斯叹了口气,带着陈小练离开的时候,低声道:“你别介意,那家伙是一个官僚,他是联合国派来的特派人员,所以我们现在暂时归他指挥。不过,他不太怎么管事情,所以大家都还听我的话?!?/p>

陈小练点了点头。

相比施耐德的淡漠态度,而另外一个家伙的态度,就让陈小练有些不爽了。

一个叫做兰德尔的佣兵头子。

六个佣兵是和平组织雇佣来负责他们在克穆比亚境内的一切安全事务的。

这个兰德尔就是佣兵队长,一个差不多四十岁左右的家伙。

陈小练打第一眼看见这个兰德尔,就感觉到对方的眼神里有些不善。

果然!

“你就是那个救过冇汉斯他们的东方人?”兰德尔挤了出一丝很冰冷的笑容,和陈小练握了一下手。

他的手掌很粗糙。

“听说你很厉害,你救冇汉斯他们的时候,一个人干掉了一队叛军?”兰德尔的语气明显有些调侃甚至是挑衅的样子:“我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厉害的人——黑水里都没有?!?/p>

陈小练挑了挑眉毛:“那次只是偷袭而已。而且,那些家伙多半也不是什么正规军,那些叛军都是乌合之众,估计随便几个人穿着军服就可以加入了?!?/p>

“也是,普通人惊慌之中,哪里分得清什么是职业军人,什么是乱民,也许冇汉斯他们把几个拿着枪的乱民当成了叛军正规军了?!崩嫉露幕昂懿豢推?。

陈小练懒得这家伙废话了,干脆闭上了嘴巴。

兰德尔上下打量陈小练:“你多大年纪?”

“这和你没关系?!背滦×返恍?。

兰德尔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他很快就转移了目标。

他看见了林乐颜。

“嘿!你,林小冇姐!”兰德尔大步走了过去,盯着林乐颜:“你跑出来了?很好!我想问一下……负责?;つ愕恼材匪鼓??他人在哪儿?”

林乐颜一呆,看见兰德尔,林乐颜的脸上露出了悲伤的表情:“很,很抱歉……詹姆斯,他死了。我们被困一群暴徒困在了商店里,詹姆斯被他们打死了……”

“死了?!”兰德尔瞪大了眼睛——他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有什么悲伤,倒是更多的是不满和恼火:“他死了?被那些暴徒打死了?那你是怎么出来的?”

林乐颜看了一眼陈小练:“他救了我?!?/p>

“又是你?”兰德尔眯着眼睛看着陈小练:“我的兄弟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职业军人。他死在了暴徒手里,你却把人救出来?这样的故事……我可不买账?!?/p>

陈小练心中也有些不爽,他把林乐颜拉到了身后,摊开双手看着这个兰德尔,冷冷道:“那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我需要一个交代!我的一个手下?;ふ飧雠顺鋈?,结果一个弱女子回来了,我那个身经百战的手下却死了。这样的故事,就算在好莱坞也编不出来?!?/p>

陈小练也眯起了眼睛来,他耐着性子,缓缓道:“你失去了一个手下,我对此很遗憾。但是事实就是事实,没什么买账不买账的。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事实如此?!?/p>

兰德尔挑起了眉毛。

他身后,两个佣兵也冷着脸走了上来。

“嘿!你们干什么??!”

冇汉斯大步走了过来,拦在了陈小练和兰德尔的中间,德国人很是恼火,看着兰德尔:“兰德尔先生!请问你在做什么?我们雇佣你们,是为了确保我们人员的安全!而不是审问我们的成员!”

“我死了一个手下,我需要一个交代,一个合理的交代!”兰德尔把“合理”这词咬得很重。

林乐颜拉开陈小练,挺身而出:“兰德尔先生,詹姆斯是为了?;の叶赖?。我非常非常的抱歉!”

“你怎么没死!他却死了?!”兰德尔忽然脸色涨红。

“注意你的言辞!”冇汉斯大怒,忽然推了兰德尔一下,大声道:“兰德尔!这就是你们的职业态度吗?!”

兰德尔死死的盯着冇汉斯,身边的两个佣兵却悄悄的拉了他一下。

兰德尔忽然深深吸了口气,对着陈小练和林乐颜做了一个手势。

两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在指了指陈小练和林乐颜。

这个手势的意思是:小心点!我会盯着你们!

兰德尔被拉走了。

冇汉斯看着这个桀骜不驯的佣兵背影,皱眉,低声对陈小练道:“对不起……我想他没有什么恶意的。只是……死去的詹姆斯,是他的弟弟?!?/p>

陈小练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冇汉斯。

“事情就是这样的。他也许是过分伤心,心中悲伤和愤怒,才会把这样的情绪转嫁在了你们的身上,等他冷静下来就没事了?!?/p>

陈小练点了点头,他就算再不济,也不会和一个痛失亲人的家伙一般计较。不过,眼看这个家伙的情绪反常,陈小练也没兴趣上去凑话了。

若是按照陈小练自己的脾气,完全可以一走了之,以他的本事,什么叛军的包围圈闯不出去?

但是眼看一旁默不吭声的林乐颜,陈小练叹了口气。

罢了,送佛送到西,就当是送这个林大妞安全到边境吧,毕竟相识一场,大家既然朋友相交,总不能眼看着朋友身在险境而自己一走了之。这不符合陈小练做人的标准。

冇汉斯原本还想着,陈小练这样出色的战力,若是能加入队伍,和那些佣兵编组在一起,可以加强队伍的安全??裳劭闯滦×泛屠嫉露欢耘?,这种话冇汉斯干脆就咽下不说了。

随后冇汉斯安排陈小练加入了队伍里,让他坐在了面包车里。

队伍的分配是这样的,和平组织的人都乘坐皮卡或者越野车,而其他跟随他们逃亡的难民就只能乘坐面包车火车在卡车的车厢里待着了。

林乐颜拒绝了冇汉斯让她上越野车的话,而是跟着陈小练钻进了后面的一辆破烂的面包车里。

陈小练看见林乐颜上车,一声不吭的挤过来坐在自己身板,他叹了口气,低声用中文道:“你不必这样的?!?/p>

林乐颜摇头,神色很认真:“我就要跟着你?!?/p>

陈小练一挑眉毛,没说什么。

队伍休息了会儿,就重新上路,这一次在大部队里,周围都是人,林乐颜看上去仿佛轻松了一些。

大体人性都是如此,若是周围很多同伴的话,那么自然而然就会带来安全感。

倒是陈小练,并不放松,只是默默的看着窗外,估算着车队前进的速度。

这辆中型面包车里,在最后一排,那个白人女孩恰好也坐在这里,用古怪的眼神悄悄打量着陈小练和林乐颜。

这个白人女孩穿着一件红色的裙子,但是已经破破烂烂,还有不少污泥,她紧紧的贴着一个肥胖的黑人中年人,那个黑人中年人大概是卡布卡市的某个富人,手指上带着粗大的金戒指和金手链,表情阴沉。

白人女孩紧紧贴着他,竭尽全力做出小鸟依人和臣服的姿态来。

汽车前行的速度很慢,道路实在太崎岖了,越往前开,道路上甚至还有一些被砍伐倒下的树木横在面前,每一次前行,都要人下车来动手搬开障碍。

一路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一连两次,陈小练的心中就越发不安起来。

这事情变得有些诡异了!

如果说一次的话,也许是大树倒下,是意外。但是到了第三次,这就绝不是意外了。

那倒下的大树,断裂处分明是砍伐过的痕迹,如果是伐林的商人或者别的什么人干的话,那么谁会把大树砍伐下,却不把木料带走,而是故意横在道路中间?

冇汉斯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终于,在一个小时后,汽车来到了一条大河边上,这一次,车队停下后,所有人都呆住了!

这条河的河床大约有十多米宽,水流汹涌,夜晚看去也是波涛粼粼。


下一篇: 上一篇: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