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经纪人txt下载:第四百零五章 【灯芯】

所属目录:txt电子书免费下载网站    发布时间:2016-03-10    作者:跳舞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网站 www.gzlgf.com.cn 陈小练自称不知道,而天刀自然是不太愿意相信这一点的。

刚才的战斗冇激烈而短暂,短暂到只花费了几分钟的时间。

但是这几分钟时间内,带给天刀的震撼却并不??!

他想这个陌生的小子展现了自己身为“天刀”的骄傲,真正的顶尖强者的骄傲!即便现在目不能视,身不能动,但那狂暴的刀光刀气,如狂风骤雨办的攻击,依然展现了身为一个顶尖强者的实力。

可是陈小练却更加超出他的预料!

只有天刀自己知道,他刚才的攻击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

虽然这样的攻击的力度,远远达不到他巅峰时期真正的水准。但这样的技能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接下来的——哪怕在零城里!

刚才短短的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内,天刀一共出了一千零四十六刀!

每分钟两百刀以上!

每秒钟超多三刀!

可这些攻击,除了再最初的时候让陈小练有些狼狈之外,越到后来,陈小练的防御就越发的游刃有余,从绝对的劣势,到渐渐的扳回局面,再到最后用了一个大招直接彻底粉碎了天刀的攻击!

天刀虽然没有眼睛去看,但是他毕竟是决定的高手,对局面的掌控依然让他有一个基本的判断:这个小子表现的古怪!

最开始的时候,陈小练的狼狈,和越到后来他变得越强,这样的古怪的转变,就足以证明了一件事情:

陈小练,使用出的那一招,很可能,是临时发挥出来的。

也就是说,灵光一闪?

蒙出来的?

天刀绝不肯相信这种事情存在。

踢足球也好,打篮球也好,允许有灵光一闪。

但是技能,就绝不会这样!

没练过剑法的菜鸟,也许能偶尔灵光一闪的挡住一个武道大师的一次攻击。

但是……一千零四十六次?!

所以天刀更倾向于另外一种猜测:陈小练拥有一个他自己并不熟练的技能,而自己成为了……而自己刚才的攻击,帮他磨练了他技能的熟练度,最后,就施展出来了。

和天刀的思绪复杂相比,陈小练的想法则更简单。

他懵了。

刚才那华丽而强悍的一招,居然是从自己的手里施展出来的?!

狂炫酷**并且华丽得掉渣的那一招!

相比而言,天刀带给他的震撼,虽然也有,但似乎一下就被盖了过去。

陈小练只是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尽量来开了和地上那把刀的距离。

这个家伙虽然变成了一把刀,不能动弹了,还能施展出这样强大的攻击技能来。

可是自己……到底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而偏偏就在这个时候,陈小练忽然眼神很随意的往周围一扫,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那盏灯!

那盏灯?!

那灯台上的火苗,在一点一点的暗了下去!

虽然这个转变很微弱,过程冇很缓慢,但是陈小练心中却偏偏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盏灯……好像……

要灭了!

天刀没等到陈小练说话,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你不知道?小子,你居然说你不知道?”

“等,等一等!”陈小练一摆手:“你先等一下……好像有点不对劲!”

陈小练忽然迈步就朝着房间里的那个灯台大步走了过去。

天刀哼了一声。

在这里困了漫长的岁月,天刀有足够的耐心——而且反正大家都在这个屋子里,他也不担心陈小练跑掉。

陈小练走到了灯台旁,缓缓的蹲了下去,盯着这灯火。

然后,他仿佛听见了一个声音。

“你做到了?!?/p>

……

“你做到了?!?/p>

伞先生盘膝坐在桌前,看着桌上的那盏孤灯。

灯火之中,隐隐的出现了一团影子,那是陈小练的脸庞。

伞先生微微一笑,如是说。

……

陈小练立刻脸色就变了,眉毛一挑,刚要说话,就又听见了那个声音:“莫言语?!?/p>

陈小练的一句“伞先生”到了喉冇咙,终于被他吞了回去。

……

伞先生看着火苗之中陈小练的古怪表情,轻轻一笑。

“你现在一定心中有很多问题想问我。只是现在却还不是说话的好时机。这盏灯很快就要熄灭了。在熄灭之前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所以我说,你听着就好。明白的话,你就点点头?!?/p>

……

陈小练默默点了两下脑袋。

……

“你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属于我的。当然了,那把刀受是神仙洞府,倒也没错。

只是,这个洞府,并不是我邀请他进来的,所以,贸然闯进来,自然会受到我留下禁制的侵袭,他变成了一把刀。这就是闯进我家中的该受到的惩罚。

也许这个天刀是无意之中得到了我留在零城里的那幅画,但惩罚就是惩罚,我也无法再帮助他复原,所以,这就算是他的命吧。

至于你,你则让我惊喜,陈小练?!?/p>

……

陈小练的心中开始砰砰乱跳。

……

“那天在伦敦,我说了送你一套剑术,又把仙音的魂魄注入了石中剑内。我告诉过你,只有在适当的时候,你才能真正的冇激活这份礼物。除非你有能力将仙音救活,否则的话,那套剑术你是得不到的。

而你做到这件事的速度超过了我的估算。

我曾经想过,你也许有机会能迅速成长起来,进入零城里,有机会找到我在零城里留下的东西。

但是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快就做到的。而且你找到的居然是这盏灯,而不是我原本预料的另外的东西。

这些都超过了我的预计。

不管如何,我也不知道这对你而言,是好事还是坏事。

根据我当年的经验,走得越快,说不定会死得越快。所以,你不用太兴冇奋。

我之前在你的石中剑里留下了一套剑术,其实我说的并不准确。

准确的说,我只是在你的石中剑里留下了一把钥匙,或者说是一个密码。

这个密码,可以开启我遗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某几样东西的其中之一。

就看你的运气如何,先找到哪一样了。

我没想到你会找到那幅画,进入了这个地方。

玉壁里我留下了一套剑术,所以你的密码开启了这个玉壁,得到了玉壁里的那套剑术。

你不用太兴冇奋,这套剑术虽然厉害,但并不是我原本真正希望你得到的那一套。

但……也许这就是命运吧。

现在,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所以你仔细听好我下面的话。

你面前的这盏灯,是一件很珍贵的神器。

它的名字叫做‘长明灯’。

它的来历么……是很久很久以前,我们那些老家伙中的其中一个同伴队友,留下的东西。

这盏灯的功能,就是可以将两个单独开辟分割出来的空间进行叠加,这盏灯可以连接两个空间,成为两个空间的连接点。

准确的来说,此刻当你看见这盏灯的时候,它并不在你所在的这个空间。

当然,它其实也不在我的面前。

它就像是一座桥。

连接着两个陆地。

而两个陆地的中间,则是虚无之海。

它可以独立存在于虚无空间之中。这就是它的神奇之处。

当年它的主人,把它留在了这个地方,其实目的很简单。

它是一个我们这些东躲西藏的家冇伙,为自己弄的一个逃生门。

当我们躲藏在那幅画里的时候,这个逃生门可以让我们瞬间从一个空间逃到另外一个空间。

至于我们在逃避什么……我想,不用我说,你也明白。

可惜的是,这盏灯的主人死掉了。

所以,在那个家伙死掉之后,这盏灯,我们谁也无法再使用。它就只能一直摆放在那里。

接下来,我会做一件事情,我会熄灭这盏灯,而熄灭之后,这盏灯,这件神器,也就算是彻底废掉了。

不过没关系,反正玉壁里的东西你已经得到了,那么,那个画里的空间也完成了它存在的使命。所以,这盏灯已经不需要继续存在了。

只是我需要你做的事情是。

在我想办法熄灭这盏灯的时候,你需要帮我做的事情是:

灯灭之后,取下灯芯!

记住,你只有很短很短的时间,也只能出手一次。

取下灯芯,然后把它带出去。

等你做到这一点的时候,你记住,回去之后找一些蜡,把这灯芯方进去,然后点燃——让它一直亮着,一直燃冇烧。

至于烧到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总之就让它这么继续一直烧着就好。

我想,相比我对你的馈赠,请你帮这么一点小忙,只是耗费一些蜡烛而已,这点小忙,相信你一定不会拒绝的。

对吧?”

……

陈小练再次点头。

取下灯芯,回去弄足够的蜡来点燃它。

这倒是不难。

至于不知道要烧多久……无非就是耗费些蜡而已,哪怕是耗费一卡车,能值几个钱?

……

伞先生微笑,继续道:“那么,我要开始熄灭这盏灯了,记住,你只有一次取灯芯的机会!”

说完这句话后,伞先生深深吸了口气,他凝视着面前的灯台,然后缓缓的吹了一口气。

这口气从他口中吐出的瞬间,就在他面前的空间壁障,陡然碎裂??!

……

陈小练忽然瞪大了眼睛!

他看见眼前,这盏灯,忽然一点一点的碎裂开来!

这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碎裂。

而是这盏灯,就好像是一个……投影!

一点一点的,这个投影,分散成了光点,开始慢慢的消散!

灯苗忽然轻轻摇曳起来,晃动!

陈小练瞪圆了眼睛!

终于,当灯上的那一点火苗,陡然熄灭的时候……

陈小练立刻闪电般的伸出了手去掐那一点灯芯!

他的动作很快,但是当他的手指已经捏在了灯芯上的时候,正准备用力拔出来的时候……

忽然之间,陈小练觉得不对了。

灯台下的碎裂,已经蔓延了上来!

陈小练的一片袖口搭在了灯台上,那蔓延而来的碎裂,到了袖口的地方,忽然无声无息的,连着陈小练的袖口也碎裂掉了!

陈小练吓了一跳!

他下意识的就想缩回手,但是脑海里顿时响起了伞先生的那句话。

只有一次机会!

他心中一横,两个手指捏着灯芯,用力的掐了起来。

陈小练的手腕上,血肉已经开始碎裂!

皮肤,肌肉,鲜血都变成了一个个的碎片消失!

陈小练甚至感觉不到疼痛。

但是他却依然没有缩回手,努力的将那仿佛重大千钧的灯芯往上提!

终于……

仿佛他手里一轻,灯芯终于从灯台上被陈小练拔了出来,而下一个瞬间,那灯台已经土崩瓦解!

陈小练缩回了手,当他的手离开了灯台的范围后,顿时手腕上那碎裂缺失掉的一块,就变得血肉模糊起来,鲜血喷洒出来,陈小练顿时重新感觉到了剧烈的痛苦。

他哼了一声,先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然后将灯芯塞进了自己的怀里,又拿出了一个辣条狠狠塞进了嘴巴里,嚼都没来得及嚼就吞了下去。

陈小练撕开了一个急救包,用绷带狠狠将手腕裹了起来,鲜血流淌得染透了几层绷带,陈小练却只是咬牙不发出半个字的痛呼。

他做完了这些之后,感受到了辣条的药力起了作用,手腕开始从痛变痒,才稍微松了口气,噗通一下,坐在了地上。

……

噗??!

伞先生那一口气吐尽,眼前的灯台彻底消失的时候,他忽然一张口,口中一团血雾就喷了出来。

伞先生双手用力支撑在了桌子上,喘息了片刻,才面露释怀的苦笑。

小子,看看你的运气,会不会比当年我们这些家伙更好吧……

……

【继续求推荐票?。。。。。?!

拜托大家帮忙啦?。?!】


下一篇: 上一篇: txt电子书免费下载网站